这里可列塔,忙于毕设自闭人口。
一个专注于渣画与渣文以及孩子们的家伙。
沦陷于第五人格,执着于画手书和做视频。重度cp洁癖,总是很迷。

Kolita

[杰克先生的玫瑰手杖]
P1 剩下的废料做的小玫瑰花
P2-4 玫瑰手杖的样子
P5本来想弄个上身图结果腰太软一点都不听话的我家小枫

本来想拍得更仔细一点,可是镜头一靠近就打码QWQ

手杖本身是掺了金色的黑色超轻黏土敷在铁丝做的骨架上,最后上的光油。近看会有淡淡的金色质地,可惜完全拍不出来。

手杖的质感,看上去其实像木头,本来也想用木头做,不过木头不好弯曲只能雕刻出来,太费材料,而且太重。

玫瑰花是红色超轻捏的,因为看上去颜色不太对,又没有光泽感,所以用了红色指甲油上色。想达到那种娇艳欲滴的玫瑰的感觉。

玫瑰花杆是铁丝做的骨架,绿胶带包裹,绿胶带打结缠绕做出的刺的效果。

蝴蝶结是白坯布,...

快要做完啦。
杰克先生的玫瑰花手杖🌹

有一只绑定的小奈布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纯属唠嗑,分享一下我和我的奈布。

小奈布不在的第二天,想他。

我是一只屠夫,一只主杰克的屠夫,虽然从游戏最开始就一直玩杰克,但依旧打得不好吧。

以前的杰克很弱,俗称爪爪杰,动不动只能拍爪爪,但即使这样,我还是喜欢用杰克。

认识我的小奈布,是因为排位上分,很遗憾,我不是在排位赛上认识他的,而是在排位赛后。

那时候,因为赌气,有段时间,频道怼佛系,特别是怼佛杰克,或许也是怼公主抱吧。作为主杰克的杰克死忠,我站出来为杰克辩驳(我觉得杰克改版之后,应该算是强化了)然后被人喷胜率低,不打排位……

于是我过上了,惨无人道的,打排位的日子。

每天被各种空军小姐姐boom,被各种前锋Duang...

【第五人格/杰克中心】杰克的庄园观察日记(6)

*正剧向杰克中心 cp杰佣 裘医 园医
*大多为杰克第一人称视角吧
*根据真实对局和人物故事改编
*今天的杰克终于见到小奈布了

No.6 礼物(上)

“咳咳……”

“吱咔——”

“咳咳咳……”

红色的漆柜,戛然而止的脚步,我不得不暂停的旋律。

他压抑着的呼吸,透过微小的缝隙。

我眯起眼睛,欣赏我的客人慌乱的神情。

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Bangbangbangbang——bangbang!”

适时的提醒迷路的客人是待客的礼节,我打开柜子——找到你了!

他呜咽着往角落蜷缩,我照着这个游戏的规则,给他绑上气球。

他一边呻吟一边挣扎着,反抗吗?

反抗,你还...

杰克先生的玫瑰花🌹
做完之后发现做小了emmm

脑子是个好东西
我需要有

盲女的小手杖
游戏里是蓝色的宝石
但是我只有红色的宝石QWQ
最大的问题是,某宝只有一家店卖这种宝石,还不包邮……
草草了事有点难过呢。

这只奈布一边拆一边炸
没关系,我还有个失常~
boomboomboom

【第五人格/杰克中心】杰克的庄园观察日记(5)

*正剧向杰克中心 cp杰佣 裘医 园医
*大多为杰克第一人称视角吧
*根据真实对局和人物故事改编
*今天杰克也没找到自己的小奈布

NO.5旧梦

“杰克先生,你知道鹿头为什么不喝酒吗?”

回去的路上,经过一个露天的走廊,风吹拂起晚霞,寂静的萤火虫似受了惊从草丛中飞舞出来,裘克先生依旧和我搭着话。

“会……发酵?”我依稀的记得裘克先生之前说的,不假思索的回答了。

“嘻呷呷呷呷——杰克,你居然相信了。”裘克先生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或许是他夸张的笑,让人觉得他总是有趣的。

“从前有个护林人,一个老好人的护林人,他保护着他的树林。”说着,裘克指了指远处的一个方向,似乎是一个树林“杰克,你要去看看吗?...

【第五人格/杰克中心】杰克的庄园观察日记(4)

*正剧向杰克中心
*大多为杰克第一人称视角吧
*根据真实对局和人物故事改编
*今天杰克也没找到自己的小奈布

NO.4 宴会

“一个空军,一个小帽子,一个幸运儿……”裘克先生仔细的数着刚完结的“游戏”,忽然变得生气得吵闹起来,“律师跑了!”

“跑了。”班恩先生没有反驳他,反而是应和了他。

“厂长先生应该很生气吧!居然是律师!”

“或许吧”班恩先生眯着眼睛看着裘克先生,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低下了头,“反正还会回来了的,没有人能真正的离开。”

“哼╯^╰”

裘克先生看上去很生气,像是没有要到糖果的孩子在无理取闹一样,班恩先生看上去却很冷静,冷静的让人捉摸不透。

“杰克先生,你知道为什么没...

© Kol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