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可列塔,忙于毕设自闭人口。
一个专注于渣画与渣文以及孩子们的家伙。
沦陷于第五人格,执着于画手书和做视频。重度cp洁癖,总是很迷。

Kolita

【乔高乔/古风架空】凝霜(2)

前文可戳

*古风架空

*英杰视角,一帆中心。
*回忆向,致郁向。
*一篇很冷很冷的秋冬文。

————————————————————————————


仙尊只是叹息着摇了摇头。

高英杰知道,他大概是让师尊失望了。

“去找那人吧”,他只是这般想着,然后心里再容不下其他的事了。

断崖的风还是很急切,或许是入了冬的缘故,或许是一直就是这般,只是自己不曾留意过。

他的心还是不安的,虽他已过了容易遐想的心动期,但是不安的情绪总还是有的。

他的修为不算高,即使在同龄间已是出类拔萃。

当他立于断崖之上,低头望了望深涧,湍急的流水,只是自顾自的向着一端流去,不舍昼夜的流逝着,他只觉得自己是这般渺小。

渺小而任性。

霜华谷有四门,分别为剑修,药修,音修与灵修,原先还有一门符修,不过现今已不复在了。四门中又以剑修,药修为主。

剑修的弟子法器为剑,自筑基便要“育剑”。其间剑不离身,心不离剑,前阶为“人剑合一”,中阶则“剑随心动”,后阶是“无形”。就是“无剑”,或者说万物皆可为剑。

而灵修和剑修后阶颇为相似,即是借用自然之力的修行者。

四门之中,灵修是向来人数最稀缺,最不易修习的,其一是灵修者自身选拔条件很严苛,其二便是修习本身颇为复杂,更多的是依仗自身悟性与机缘。

他师从云翳仙尊,更是仙尊亲传的灵修。

剑修后期可御剑飞行,灵修则是可凌空而立,然而无论哪一个对于此时高英杰而言都是不可能达到的境界。

“生或死,各安天命。”

高英杰忽然喃喃起师尊与他说过的这句话,他苦笑了一下,自己还说一帆荒唐,自己的决策却更是可笑。

断崖的山壁很是陡峭,高英杰很是小心的攀爬着,只是想找到安全的落脚点都是不太容易的事情。

山壁上到处都有斑驳的痕迹,融进土壤与岩缝的朱红色,还有散落的白骨,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了。

有些山岩颇为锋利,尖锐宛如杀器。他看到一旁的白骨中碎裂零星的脊骨,那白骨主人生前想必是被贯穿胸膛而死的。

他不由得感到胸口有些发闷,脊背发凉,很是不自在,但他依旧是小心的向下攀爬着。

他是该后悔的,他也知他所做的事是危险的,甚至是无意义的。他并非不相信师尊的话,只是他还是想要一个答案,一个属于自己的答案。

他甚至会想,那人没有跌落山崖,而自己或许会于哪里看见他。又或许他根本没有叛逃,他只是在断崖边不小心遗落了法器。再或许,他只是下断崖寻法器,不慎受了伤后,不知被水流冲到了哪个岸边。

或许,只是或许,他在等自己发现他。

毕竟除了自己,谁还会这般来寻他。

他知道他所遐想的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把戏,只是他无法抑制的为那人找着借口和理由。

他终于还是快到达断崖的底部了,他的衣服已被岩壁磨得破损,身上也皆是擦伤。

但大概是掉以轻心了,又或许是命中注定的劫数,他原本想要立足的石矶并不稳,他还是从岩壁上摔了下去。

他试图抓住些什么,但他还是什么都没有抓住,明明一切看上去与之前的山壁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这一次他就是什么也没能抓住,只是不住的向下坠着,无助的向下坠着。

好在那只是很小的一段山崖,又好在他还是尝试着凝气,护住了自己的心神。当他到达底部的时候,他很没脾气的摔在地上。

初始并没有什么感觉,然后那痛楚就像生根发芽的藤蔓,肆意而放纵的蔓延了他的整个脊背。先是透骨的冰寒,随后是一种莫名的温热,再后来是火辣辣的一片,最后是他习惯了,不习惯的只有右脚脚踝不寻常的刺痛感。

可能是扭到了,也可能是错位了。

他这样想着,依旧平静的躺着。

他下断崖的时候差不多是清晨,而现在已是午间了。阳光照进这个山壁的夹缝,感觉像是一种奢侈,他用手臂把眼睛遮了起来。

他不知道,那人可曾看过这一幕。

阳光会照进山谷,哪怕只有须臾的一瞬。

那人的阳光之下亦有一处断崖,只是那人可曾感觉到暖?

 他知道他不能再躺下去了,他应该起身来检查下右脚的伤势,然后开始他的搜寻。

但他还是有些疲惫,以往的时候,他总觉得日子还会很长久,他总以为那人会伴着自己许久,于是他总是不吝啬的去闭关修习。直到后来,他才明白,自己多贪婪。

有时,时间总是短的,因为有所期待;
而有时,时间又太长了,因为无所适从。

之前,他说“不会,不是那样的,其中定有误会。”
但是到他真正下到了断崖深处,他却不愿意去确认了。

他宁愿那是一场遗憾,也不想无所适从。

他想到那人曾与他相拥而眠,他触及过那人的体温,记忆过那人的轮廓,也曾侵占过那人的气息,让他沾染上自己的痕迹。

那人的目光很安静,清澈而苦涩,就像窗外的月光一样通透。

他又感觉有些凉了,他想,大概是落雨了。
真是可笑,阳光明明这般灼人,为何会落雨了。

评论(3)
热度(18)

© Kol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