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可列塔,忙于毕设自闭人口。
一个专注于渣画与渣文以及孩子们的家伙。
沦陷于第五人格,执着于画手书和做视频。重度cp洁癖,总是很迷。

Kolita

【乔高乔/古风架空】凝霜3

前文可戳

*英杰视角,乔高乔中心。
*有小盖,小卢和小别出没。
*回忆向,致郁向。
*一篇依旧冷的秋冬文。

他检查了一下右脚的伤势,有些并不碍事的皮外伤,除此之外,似乎是扭到了。还能动弹,只是牵连着多少都会有麻木而刺痛的感觉。

他打开储物戒,里面有一半的格子都放着药品,看着这些药,他微愣了神。

他稍许搜寻了一下就从储物戒里拿出了需要的伤药,看上去倒是很轻车熟路。

涂抹在脚踝后,他又从储物戒里取出纱布,简单的包扎了伤口。

事实上,他储物戒中的这些药的确不是他的,或者说是他的,只是是为那人准备的。

轻车熟路,也是因为那人总是受伤。他为那人找药包扎得多了,自然也熟悉。

高英杰在谷内向来是有着不低的地位,明眼人自是明白的,即使有些入门较他早些的师兄师姐也不敢差遣他做什么。

而那人就不一样了。虽已入了内门,却是勉勉强强,修为也增进得颇为缓慢。

其实他一直明白,乔一帆在谷内过得并不好,但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每一次,每一次都只能看到他的身上又平白的增加了奇怪的伤。

他给那人上药,手指触及那人的伤口。

他看着那人明明怕疼还忍耐着,默不作声的模样,听着那人找各式各样的话语搪塞着自己的问询。
然后有一次,他抑制不住的将那人抱住了,那人还是笑,“英杰,怎么了?这么突然的……”

他在水流边的河滩上捡了一根树枝,刚好够他支撑起自己。

他看到河流中自己的身影,很狼狈。

他支撑着自己在河边走着,或许是因为身体上的疼痛分散了他的心思,他有些许恍然。

他不知道他会不会寻到那人,也不知道要走多远,多久,他只是顺着水流的方向走。

他想,走到他能回心转意大概就足够了。

他记起那人小小的时候,才被仙尊带入谷中的时候。

天气才刚入秋,并不算凉,只是那人窝在床上发抖。自己以为他冷,跑去看他。却见他把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隐隐间似还有些哭腔。然后自己小心的把那人的被子扒拉开,却发现这人是睡着的,大概是做了恶梦,自己吓着自己了。

他把人推了推,弄醒了。

那人睁开的眼睛带着层迷蒙,很无辜的模样,但面色却惨白,惊魂未定。

他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只是见到那人的模样,一时间竟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周边的气氛有些许的尴尬,然后他开口,“你刚才……做梦了?”

他见那人点了点头。

“你想说说吗?”

那人看着他像是有些惊讶,然后摇了摇头。

他有些懊恼,觉得自己真是冒失极了。只是那与人相处了这么一会儿,就贸然得以为能和那人成为好友了。

然后,他久久的杵在那里,不知所措着。
他听见那人依旧是小心翼翼的,说了句,“谢谢。”

“啊,不用谢,我没做什么,我……我叫高英杰。”

“……乔一帆。”

那人说话声很轻,他只听清了后面三个字,他想了想大概是他的名字。然后他看着面前的人,他觉得那人笑得真好看。

“好看”是一个有歧义的词,毕竟每个人对于“好看”定义都不一样。

他小的时候,还跟从师尊四处游历,那时候,他觉得师尊是最好看的。

而现在他又觉得那人笑得好看。

虽然和定义师尊的那种“好看”,或许并不是同样的概念,但他觉得他是喜欢那人笑的。

那人的笑就和他的名字一样,安静而平和。

“一帆,你的一帆可是取自一帆风顺之意?”

“我……我不知,这名字,是师尊取的。英杰呢?”

“我吗?我也不知,自很小我便跟着师尊了。我有印象起,师尊便那般唤我,兴许与你一样吧。”

他顺着河流走了很久,就是那么走着,也随意的想着以前的事。

乔一帆是音修,高英杰却不怎么见他用笛子修习。

似乎对于他而言,他更喜欢吹些简单的曲子,例如他总用笛子吹着的曲子,后来高英杰给它取了个名——天心月圆。

他还记得,那笛上有坠着一缕淡紫色的流苏,流苏之上应该还有着一块玉饰,刻着“一帆”。

那是那人才得到法器时,自己陪着那人挑的,两人偷跑出了谷,回来时迎面碰上了药阁的尘芳仙尊。好在尘芳仙尊没有为难他们,就是一帆看见了尘芳仙尊,吓得一动也不敢动,自己拉着他的手,飞快地和仙尊打了招呼就跑走了。

俩人先挑了流苏,淡紫色的流苏,末端染了几分深紫。

玉饰则是后来,自己有一年出谷的时候给他定的。虽不知他的生辰,但那人拿到的时候,很是欢喜。

后来自己注意到,那人的流苏旧了,让他去换个新的。
他说,“等英杰有空,再帮我挑一个吧。”
自己说,“好。”

然后便一直,一直没有换过。

他大概是念旧的,自己也是。

他继续走着,午后明白色的光照耀在冬日的树梢上,那是颤栗的寒风中仅有的温存。

断崖的空间并不狭隘,只是风从崖间的裂痕穿梭而过,带起水流的“淅索”与落叶“沙沙”,然后他听见风声有时像是刀剑相鸣,有时又像是低语呢喃。

不知为什么,他居然觉得有些热闹。

然后他记起,前些年,在自家谷中办过的一次“试炼”,也是同样的热闹。

那几日,登门拜访的仙人雅士络绎,各路的名门,以及江湖侠士也都争相造访,谷内一时间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高英杰先前也参加过这类“试炼”,只是往日都是他随师尊去往别的门派,而这次,却是在自家霜华谷。

他并不是擅长交际之人,不过因为往年在场上的比试,事实上,他也结识了不少与自己相当的年轻才俊。

他们所属的门派不同,所处的地域不同,修习的门类不同,所用的法器也不同。

高英杰还记得,他认识的人中,有一盖姓少年,手持一把似剑的武器,但造型却又颇为古怪。

那武器,如剑,但看着却又比一般的剑更为轻盈。

初上场时,那少年持着这武器,如剑般轻灵的使用着,从斩击中所释放而出淡紫色的剑气,让不少人掉以轻心的认为他是个剑修,其中也包括他在场的对手。

那弟子向后退着步欲避开剑气,却见少年手腕一翻,那剑刹那间如碎裂的冰柱般散落开,散落的金属间又被精巧的机关相互扣合着连接,变为凌厉的链状武器。

高英杰也不知该如何确切的形容它,但真要说个所像,大概就是秘银锻的鞭子那样罢。

他听师尊说起过,那种武器极为特殊,只有在界外才有人用,而且会用之人也是少数中的少数。一来是这武器难控,要使用这武器怕是要耗费不少精力,二来是这武器所用的秘法难寻,只有那门派中的人才能传授,而如今那秘籍已无踪迹。

比试结束时,他见那少年又将手腕一翻,那长链竟又变成了先前所见的剑身,被那少年背在了身后。

然后高英杰又想起了另一个少年,或者说一个孩子,约摸只有十二三的模样,名唤卢瀚文。

卢瀚文的武器,是一把很宽阔的巨齿,兴许是俩人初见时,那孩子还没长开,高英杰记得,那是一把比他人形更高些的武器,看上去颇为沉重,可在那孩子手中却是游刃有余。

高英杰没有能与卢瀚文交手,但在蓝溪阁的时候,师尊把那孩子介绍给了他们。卢瀚文很开朗,见到与自己年龄差得不大的高英杰格外欣喜,牵着他们到处给他们介绍。

后来几番攀谈之下,高英杰姑且算是知晓了那武器。当卢瀚文告诉他,这也是一把剑时,高英杰未免有些惊讶,更准确的说,是一尊可拆解的剑型剑鞘。

于霜华谷“试炼”的那日,高英杰终于看到了那武器的庐山真面。

起初,那个天赋异禀的孩子只是持着这般沉重的巨齿,轻而易举地把一个内门剑修弟子打得节节败退,招式并不华丽,但娴熟而流畅,还让人有着些“落花流水”般赏心悦目之感。

一局战罢,卢瀚文依旧神采奕奕,望了望四周,等待下一个挑战者,看到了高英杰,还冲着他招了招手。

下一个挑战者本是内门的另一位弟子,不过一旁的刘小别师兄像是起了兴趣,向着仙尊言述了几句,待师尊点了点头,他就飞身下了比武台。

卢瀚文看见刘小别师兄,目光中闪过是一丝欣喜,稍纵即逝。然后卢瀚文像是收敛起自己的之前的随意,出乎意料的严肃认真起来,他还与刘小别师兄行了一礼。

然后高英杰想起来,自蓝溪阁“试炼”时,卢瀚文便一直憧憬着能与刘小别师兄一战。只是当时,卢瀚文还未达上场的年纪。

两人的身影交叠又迅速的抽离开,剑光闪烁,相触的剑音如鸣佩环,才开局便是激烈而焦灼,难解难分。

卢瀚文虽是个年纪尚小的孩子,但面对着比他更成熟的前辈却丝毫不畏惧。出招狠厉,从不放过任何可能的机会,有时亦会制造障眼法捉弄对手。

而刘小别师兄的剑极快,往往身未至招先行,未等人看到剑影,剑锋早已近了周身,如狼似虎的将对手吞噬殆尽。

比试临近末端时,俩人的缠斗也变得有些白热化了,一层层剑气掀翻了地面的尘土,就像是一种默契,他们宛如彼此戒备着退了开。

高英杰想,这俩人大概是有所图,或许是必杀技也说不定了。

高英杰看到退后着的卢瀚文忽然的双手持剑,口中振振有词,似乎是一个咒术。伴随着他口中模糊的字音,卢瀚文的周遭开始散发出一种缥缈的光,然后随着最后一个字音,卢瀚文捏碎了什么,光芒凝聚了起来,牵引着,涌入巨齿被仓惶吞噬。

伴随着嗡鸣声,形态不一的剑从巨齿中飞掠而出,缠绕着如“焰火”般莹蓝色的光,宛如在“灼烧”,在卢瀚文的周身护了一圈。

高英杰注意到,卢瀚文巨齿似还有未出鞘的剑。他先前有仔细的勘察过这剑,剑上有着些暗色纹路,现在想来,这纹路或许就代表着剑鞘中剑支的数量。

他凭着印象粗略的估摸着算了一下,大概是13支,而卢瀚文现在于试炼场上所操纵的是8支。

另一侧,刘小别师兄亦是选用了剑阵。

不过他并未如卢瀚文一般借用外物,他选用的这一剑阵,需用自身的气凝剑。复杂亦困难,但效果极佳,为的是让剑支随心而动,更为灵敏迅捷。同时也突破了数量与时间的限制。

高英杰虽看不懂卢瀚文剑上的“焰火”但他想大概也是和师兄一样,是为了提升对剑的控制力。

师兄凝出的剑呈青玉之色,相比起另一边的卢瀚文,师兄的剑反而显得简陋而苍白,很难给人留下印象。

高英杰少时去往剑阁,见过师兄修习此招。当时师兄所凝之剑为翠玉之色,在烟尘间亦是流光溢彩,华丽而出挑。

但就是这样的剑,却被师尊摇了摇头,要求重新凝过。

“华丽的招式固然曼妙,但与人交战并非歌舞作秀。顺从自然之道,精简而为才是上策。”

高英杰想到了这里,想到师尊所说过的这般话,然后他想,那人是否也是这样的?

因为知晓着这一点,故而处处谨小慎微着。

只是自己与这词的缘分似乎是极少了,因为自己从初始就有些“锋芒毕露”了。虽然这或许是多数人所惊羡的,虽然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但存在即是另一种合理了吧。

然后他觉得,大概是有些不公平。

自己所拥有的,或许是他人所努力的;
自己所不欲的,或许他人所渴望的。

只是他不知,这世间是否真有公平可言?

他也不知,那人是否也曾这般问询过。

——————————————————
清寒的碎碎念与致歉:
这篇其实写得有2天了,应该更早些发出来才是的。
只是不知为何写出的“试炼”部分的剧情让我有点喜欢上他们新生代间的少年情谊了。
已经记不清初始想写什么感觉了,只是后来想着“少年初识,志同道合,以武会友”那样的感觉真的是极好的。
本来是想把“试炼”单独拿出来写番外2的,但是后来又零零碎碎的修过了几遍,还是放回原章节中去了。所以,到现在才把这一半发出来<(。_。)>
下一章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衔好(果然还是太甜了X)或许是天亮之后又或许还要几天。

顺便求问,大家觉得古风的英杰小天使的发色是什么颜色的比较好?

非常执着的想调微草绿的清寒被基友吐槽,你想让英杰头顶呼伦贝尔大草原吗?一帆做错了什么。【目瞪口呆】
大概是没有和英杰亲亲抱抱举高高。

⁄(⁄⁄•⁄ω⁄•⁄⁄)⁄最后感谢耐心看完我文和碎碎念的你们⁄(⁄⁄•⁄ω⁄•⁄⁄)⁄能遇到你们真的太好啦。
(能成功致郁你们就更好了XDDDD)

评论(6)
热度(11)

© Kol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