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可列塔,忙于毕设自闭人口。
一个专注于渣画与渣文以及孩子们的家伙。
沦陷于第五人格,执着于画手书和做视频。重度cp洁癖,总是很迷。

Kolita

【乔高乔/古风架空】凝霜4

前文可戳

*英杰视角,微草中心。药庙赛高。
*回忆向,致郁向。
*一篇依旧冷的秋冬文。

高英杰一边回忆着,一边继续他的路,他的旅途,他的所求,继续前行着。

他记得自己以前最喜欢不闭关的日子,和那人一起。

无论是比试修习,还是煎茶赋诗,亦或是月下相邀,那人吹奏来,自己只是在一旁听着。

一个时辰,一个上午,一天,几天,时间就这么过去。

只是现在,他不想,不想停下来去思考对错因果。

于是他还是继续走着,顺着自己还没有屈服的心,顺着他还能察觉到那人残余气息的方向。

他继续回忆着霜华谷的那次“试炼”。

最终卢瀚文与刘小别的那场“比试”,并没有分出高下,因为两人谁都没有能得手,更准确说,是没能出手。

当俩人欲再次交锋之时,云翳师尊忽然的出现在了比武台上。

高英杰见师尊持着他的拂尘立于刘小别师兄的攻击前,师尊手中的拂尘璇舞得炫目,那是灵修特有的技巧,格挡。

高英杰也会,但还不能如师尊做得这般好。

那原本飞旋着突刺的青玉剑在师尊的拂尘前宛如浸没入水中,拂尘前的空气如被搅动的水面泛起一圈圈涟漪。

然后,那剑如碎玉般零落着坠开,然后化为一缕缕光华,消失在虚无中。

而另一边,在师尊出现之时,亦有一个仙尊飞身入了比武台。高英杰只见有明丽的光闪烁,随后莹蓝色“焰火”迅速的消退了去,出鞘的剑支也飞速的抽回到了其原来的容身之所。

随后,师尊与刘小别师兄说了什么,师兄低下头又点了点,便和师尊向着对面行了一礼,像是在致歉。

而他们的对面,卢瀚文揉了揉脑袋看上去有些吃痛,那个仙尊左手拿着小卢的武器,右手还揪着他的小辫子,卢瀚文张牙舞爪的有些挣扎。

之后,那俩人也向着这边行了一礼,卢瀚文看向刘小别的时候有点悻悻的,大概是遗憾没有能分出胜负。

但在刘小别师兄看着他时,卢瀚文又对着师兄笑了笑,似乎是有什么开心的事。

高英杰记得那日自己也上场比试了几次,不过都是些不值得提的对手。

中途等待其间,他撇过几眼四周的人群,却不见乔一帆。他琢磨着,或许是那人忽的又被差遣了,但心里莫名有些担忧与失落。

他的最后一场比试是与一个面熟的少年,那少年与他看着是差不多的年纪,但却很是沉稳的模样。

并不冷漠,但似乎是很“吝啬”,都不愿给个表情,除此之外高英杰觉得其实他还是礼貌而易相处的。

那少年的武器是一柄长矛,矛杆呈漆黑,在光下偶尔会折射出紫色的明丽光华。

高英杰起初以为那少年是无意的,可渐渐的,他察觉,或许这光华也可算作攻击之一。因为这光总是不由的蹿进他的视线中,然后有那么一瞬间,他只觉他与所控的灵力像生生被切断了联系。

是个难缠的对手,高英杰这般想着,然后挥舞着拂尘在面前避开光华时,高英杰看到了乔一帆。

乔一帆在人群的外沿努力的向里面望着,高英杰瞧见他面色不太好,不由有点担心。

他像是大意轻敌了,而对面的少年则是毫不留情,一矛便向着他刺了过来。高英杰没有后退,只是稍稍倾斜了下身子。

“试炼”向来是有规矩的,点到为止。

少年以为高英杰会躲避开,于是并没有收手,却不想高英杰只是小小的避开了要害,那少年想收手已是来不及了。

矛尖刺破了衣衫,在肩膀上留下了一道血痕,然后高英杰手中的一道气劲也直直的拍向了少年的胸膛。

少年被气劲生生推了出去,用战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高英杰走过去扶他,“不好意思。”

那少年也没有什么怨恨的模样,反而还是与他说了句“无妨”,只是大概是吃痛,那少年的表情亦有些不自然。

这场比试并没有胜负。

虽然看上去像是高英杰赢了,不过早在少年一矛刺来之时,高英杰知道,或许那时他就已经算是输了。

四边的侠士并没有吝啬他们的赞许之情,虽然这场比试并不合“习武”的规矩,但是并不失为一场不错的比试。

很多时候,他们并不为胜败鼓舞,他们只是为少年俊杰们所表现出的勇敢与坚毅鼓舞。

“你刚才分心了。”齐齐走下场的时候,他听见那个少年这么说,“如果没有刚才,或许你会赢。”

“我想,或许还是一样的。”对于对方的褒奖,高英杰没有太在意,但也是感到高兴的。他知道对方是真诚的,所以他也没有想惺惺的客套一番,更何况他向来实话实说。

“嘉王朝,邱非。”

离别之际,那少年冲着高英杰行了一礼,又是自报了下家门。其实交战之初,俩人就已经报过家门了,只是当时还不认识,并不如这般真切。然后高英杰听着“嘉王朝”的名头,有些诧异。

“霜华谷,高英杰。”

少年像是察觉到高英杰的诧异,向他礼貌的笑了下。然后便转身随着一旁等候的人离开了。

高英杰想起师尊曾说过,如今是嘉世年间,而这世间当权者于暗处所集的一个组织,便名嘉王朝。

“一帆,你先前去哪了?”

高英杰从比武台上下来,与师尊交谈了几句便匆匆赶往乔一帆身边。

一个是刚从比武场上连胜下场,风光无限,前途无量的霜华谷“少谷主”,一个是默默无闻的不知名小辈,这一组合不由的引人侧目。

“去转了转,差点错过英杰的比试。”

乔一帆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他笑,周围的弟子不知为何,像是特意的给他腾位置,生生把乔一帆周围一圈都让了出来。只是那些目光什么心绪都有,在俩人间打量着,弄得高英杰很是不自在。

“我们去个安静些的地方。”高英杰拉过那人的手,便要离开,一旁的乔一帆愣了下但也没有反抗,被牵着就走出了人群。

“英杰,没关系吗?等下……”大约是离开了人流,乔一帆忽然的问了一句。

“嗯?什么?”高英杰迷惑了一番,这才记起,之后的要进行的是各路名门仙家侠士的切磋,或许师尊们也会小试身手。

“额……”高英杰是有些后悔了,毕竟整场“大会”他最期待的莫过于此了。

乔一帆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忍不住笑,“那我们回去吧,趁还来得及。”

“一帆。”高英杰唤住了他。

“嗯?”

“你刚才去哪里了?”

高英杰看了乔一帆又是愣了一下,毕竟他从来不会做这般追问,除了今天。

然后,他看见乔一帆不动声色做了一个无奈的苦笑,又换上轻松的口吻敷衍他道,“英杰,你忘记了吗?你刚才已经问过了。我出去走了走……我不是故意的。”

高英杰不知道乔一帆在隐瞒什么,只是这般感觉让自己并不好受,然而他也不想再三的去追问,毕竟,他不想强迫乔一帆。

“对不起。”

乔一帆用手去理高英杰在比试间变得零散的发,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乔一帆的指间轻柔的绕过他的耳廓。

那时他们的关系还不似后来那般胶着,俩人间纯白得如同一张白纸。

乔一帆的举动只让高英杰的觉得像是哪里被触了一下,痒痒的,忍不住想挠抓。

然后,高英杰觉得自己有些奇怪,他明白那种感受并不是体表上的感官,反而像是冬日的午后,与乔一帆在后山排排窝着晒太阳,那种柔软平和却又悸动的感觉。

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但也并不习惯,他不自觉的向着身后退了一步。

乔一帆的手指停留在半空,还有些尴尬。

高英杰把人的手抓了下来,紧紧握住了。

他说,“走吧,一帆。回去了。”

评论
热度(16)

© Kol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