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可列塔,忙于毕设自闭人口。
一个专注于渣画与渣文以及孩子们的家伙。
沦陷于第五人格,执着于画手书和做视频。重度cp洁癖,总是很迷。

Kolita

【兴欣中心】与归

*与你相随 番外
*原著向承接
*兴欣中心
*大部分为一帆视角
*CP乔高乔

“小乔,你还没回去吗?”

乔一帆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然后他转过身,看见了不那么熟悉了的人。

“嗯,晚上的车票。叶前辈呢?”

“呵,哥还没到回去的时候。”

大概是看到乔一帆脸上的迷惑,叶修又笑了下,“或许快了吧。”

乔一帆有些记不起当时的场景了,他只记得叶前辈当时的神情,有些怀念又有些惋惜,像是笑,但好像也并没有那么开心。

当时的乔一帆还不明白,不过,现在的他或许明白了。

他感觉有些颠簸,模模糊糊的,他意识到自己大概是在车子上睡着了,在做梦呢。

怎么想起去年的事情了,他努力的把眼睛睁开了,然后,他看见了位子的另一侧。

“英……文逸哥”

乔一帆初始以为那边坐着的是高英杰,有那么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英杰,就是那么背对着他,用手肘撑着窗沿,看窗外的风景。

但是他很快意识到这不可能,然后他认出眼前的人是安文逸。

“嗯?”安文逸迷惑不解的回头看他,瞧见他一脸没睡醒的模样,忽然就明白了,“醒了?”

“嗯。”

“要再睡一会儿吗?”安文逸抬手看了看表上的时间,他估摸着这车开到火车站还要个半多小时,他知道乔一帆最近都没有能好好的休息过,因为他也是一样的。

“不了吧”乔一帆只是简单的理了理自己衣着,然后忽然又开口,“我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打呼算吗?”安文逸看着面前的乔一帆,虽然两人已经却认识有很久了,但是乔一帆始终维持着礼貌客气,再怎么熟悉都一样,对谁都一样,即使是对来挖墙脚的他都会礼貌的拒绝。

或许乔一帆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有多有名,亦或是他认为那些并不是值得自恃的资本。那这么说起来,乔一帆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乖宝宝啊,除了有的时候真的太老实了些。

“打呼?”乔一帆想了想,自己平时并没有打呼噜的习惯,但是特别累的时候还是会的,说不准今天就……

这么想来还有点尴尬起来了。

“对不起,是不是打扰到你了?”乔一帆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

安文逸只是淡淡回了一句“嗯”,然后又把头转了回去。

乔一帆很困惑,因为他没听错的话,安文逸回答的不是“没事”而是“嗯”。

然后,乔一帆又有点纠结了。

虽然他知道这件事情本质上或许并不能算是他的过错,毕竟他没办法控制自己睡着了打不打呼。

而且,他也觉得安文逸也应该不是那种“介怀”的类型。

只是那种纠结向来是莫名奇妙的,就像你给人发消息回了句“呵呵”,其实是为了表达笑的感觉。

但是那人迟迟都没有回复你。

你忽然的觉得自己或许是用错词了,然后你琢磨着给人发点什么挽救一下,却半天都没能解释出一句话。

乔一帆揉了揉自己蹙在一起了的眉,觉得自己最近的弦或许真的是崩得太紧了。

情绪和心态可能都不太好,至少就现在而言是过于敏感了。

他知道,心态很重要,因为那些不稳定,甚至可能影响到他的操作发挥,过于小心翼翼,后来就会变成谨小慎微,然后束手束脚,最后固步自封。

他熟悉这个过程,所以也更恐惧这个过程。

然后,乔一帆又忽然想到了叶修。

至少,叶前辈的“呵呵”从来就只是笑的意思。

叶前辈从来不会作多余的解释,也不会迟疑,就像他忽然就退役了……

想到这里,乔一帆深呼吸了一下,想把车窗打开些清醒清醒。

然后,他听见旁边传来声音,“小乔,你没事吧?”

“嗯?”

“其实你刚才没打呼,我是逗你的。”

乔一帆愣了一下,按着的键就忘了停了。那窗像是被打开的避难所大门,风没命的往里面扑着。

安文逸被猛灌了口凉风,冻了个机灵,哆哆嗦嗦,“小……小乔,你把窗关小一点。”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乔一帆过了很久才给把窗给关回去了,然后他转过头对人笑了一下,特别温和。

“不好意思文逸哥,风太大了,我没听清。”

安文逸直直的看了乔一帆好一会儿,乔一帆的神色就是个做错事认真道歉的好孩子。

这时候,自己要是说了什么,反而像是胡搅蛮缠着的坏人。

更何况,是自己先看人老实好欺负来着的。

安文逸欲言又止,止言又欲,随后又欲言又止了。

他想着,兴欣真是个染缸,该来的总会来的,都躲不过。连兴欣最后的良心都变了,开始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勾当了。


安文逸忽然想到,前段时间,常规赛结束,还没放假,罗辑和大家探讨他继“拆迁流”后新研制出的战术。

“我想的是,我们可以这样这样这样,然后他们可能会那样那样那样,但是我们需要这样这样,文逸哥的小手先这样这样,一帆哥的阵鬼再这样这样,方锐哥这样这样……”

罗辑一直说了很久,安文逸似懂非懂的听了很久。

最后,罗辑像是有些迟疑。

伴随着包子在下边的一句“小弟加油”,罗辑咳嗽了两声,几乎是红着脸说出来

“这样就能然后弄死他们丫的了!”

安文逸扶额,罗辑这是被改造了吗?

然后他看到边上的乔一帆满脸的错愕,颤颤巍巍的去拿水杯。

得,吓傻一个。

“魏琛大大教导有方啊。”方锐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罗辑,然后立刻揪出了始作俑者。

“不敢不敢,也就是顺手点拨了几下”

“魏琛大大,敢问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后面一句是什么?”

“是不是点心死在沙滩上啊?我读书少,说错了,方锐大大可别生气啊。”

方锐哥和魏前辈一人一句,似乎想给在场的人留下点时间缓缓。

但安文逸看了一圈,除了乔一帆,还有一旁的老板娘面色有些复杂,剩下的大家似乎都理所应当的“接受”了。

然后安文逸想,兴欣最厉害的大概就是“同化”和“适应”的能力了。

“小罗,你这出奇制胜的方案相当不错,就是还没有完全get√到方点心独家的猥琐流的精髓,等下我再给你分析分析,绝对能弄死对面丫的。”

“好,好的,谢谢方锐哥,我一定会好好学的。”罗辑依旧是一副严于律己的学者模样。

安文逸仿佛看到他从方锐哥手里接过了一个包裹,包裹里拿出一本秘籍,金光灿灿,写着“猥琐流”。

然后安文逸刚想起身做点什么,他就被乔一帆浇了一身。

其实当时的场景是这样子的。

乔一帆忍不住拿了杯子去接水,想喝个水压压惊,顺手帮着一边的安文逸也倒了一杯。

然后他刚走到安文逸身边就听到魏前辈吼了句,“后生可畏,这战术颇有老夫当年叱咤联盟的风范,够猥琐,猥琐流的未来,就交给你们几个小辈了啊,可要把猥琐流的精神发扬光大啊。”

然后,乔一帆的手一抖,水直接洒到了安文逸身上。

想到这里,安文逸神色变得有些复杂,他盯着对面的方向放空,然后他看到乔一帆本来还想对车窗出手的手默默缩了回去。

乔一帆看到手机的提示灯一直在闪,打开了看,发现是新生代的群里,雷霆的戴妍琦的转发。

转发的是荣耀论坛的一张热帖,名称很直白,叫“求问:大家对各个战队都是什么样的印象”。

他粗略的翻了一下,还有挺多的人提及到了兴欣。

比较多的的大概是“平民”“草根”“第十区”,然后他继续往下翻,有一楼写得特别长: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兴欣这地儿风水极佳。

网吧楼上是职业选手,楼下是网吧客人。

楼上是打荣耀抢野图BOSS的,楼下也是打荣耀抢野图BOSS的。

除此之外,泡面榨菜一应俱全,整个战队充斥着一种淳朴的气息,故而胜产“心脏猥琐流”。

这几行文字把乔一帆看得是一愣一愣的,他想说这是什么逻辑,但是好像又反驳不起来。

乔一帆想了一下,人向来是聚居的,与其说是胜产,倒不如说是吸引。

就像一个病原体吸引了好奇的人了,让他们成为了携带者。然后又通过这些病人交叉感染产生了变异,成为了新的病原体,再次感染他们的新病人,于是就有了更多的这样构造的病人与病原体。

好吧,乔一帆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例子。

他也是被二次感染的“病人”之一,只是却还没有能足够构成新病原体的实力。

乔一帆继续刷着帖子,大概是那楼提及了“猥琐流”“心脏”,接下来的帖子里跟风的刷起了这些。

乔一帆关了手机揉了揉太阳穴,然后他看到一侧的安文逸也同样关了手机,在那边开始擦眼镜。

然后安文逸抬头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安文逸,然后乔一帆说了句,“好冷啊,文逸哥。”

“……(谁叫你开窗的)”


乔一帆的手机又闪了闪,打开了,发现是高英杰。

高英杰没说什么,只是甩了几张帖子的截图,
都是帖子里对兴欣的奇葩评价。

乔一帆也不甘示弱,扔了几张微草的神截图还给他。

然后乔一帆看着“微草大药房”“大小眼”“魔仙堡”“环卫工”那样的标签,还是忍不住又加了句,hhhhh。

然后高英杰就给他打电话了。

“喂?英杰。”

“一帆,你变了,你被兴欣的带坏了。”

“英杰,我没有。”

“以前天真善良的一帆哪里去了?”

“英杰,我不是。”

高英杰一边说着一边还在憋笑。他想英杰现在身边一定没别人,毕竟高英杰向来是那种藏不住的人,你瞧这表演型人格都出来了。

乔一帆非常了解,也非常配合。

“英杰,这不怪我吧,我只是礼尚往来啊。”

“别别别,你这大礼太贵重了,我可消受不起。话说,往来是谁啊?”

“嗯?往来?我也不认识他啊。”

“那你还要上他?”高英杰的语气是故作的沉痛,“一帆,你口味太重了。”

虽然不知道笑点何在,但乔一帆还是忍不住笑了,然后他听见电话那头的高英杰也笑了。


安文逸本来在闭着眼睛听歌,然后听到来自耳机外似魔似幻的诡异笑声,诧异的以为自己耳机坏了。

然后他看到乔一帆的样子,很快就明白过来了,对面八九不离十是高英杰。

乔一帆平时并不是太闹腾的人,但他遇上高英杰就会变得很不一样,甚至有的时候,脑回路直逼包子,活脱脱像个从院里跑出来没有嗑药的神经病。

安文逸有幸目睹过高英杰来找乔一帆,那场景要找个词来形容一下,大概就是“不忍直视”。

对,这个词非常的形象。


那天,安文逸只是想回寝室拿个东西而已。走到门口,他忽然听到里面传来声音。

“一帆,你快一点。”

“英杰,你不要那么急啊,我很快了。”

“疼疼疼,一帆,疼。”

“啊,英杰,抱歉,还疼吗?”

听到这些,安文逸有点不淡定了,虽然他不是很懂那方面的事情,但是这个对话听着也太诡异了。

他考虑着要不然还是不进去打扰了,却发现门压根就没关,敞着一道硕大的豁口。

安文逸是有些无语了,这俩人胆子也太大了吧,且不说他们正在做的那档子事,光凭这里是兴欣的集体宿舍就已经够惊险刺激的了,现在他们居然连门也不关。

然后安文逸想着要不然帮他们关个门吧,结果,他看到地上散落着一地的膨化小零食,火腿肠,巧克力蛋糕,玉米棒,小熊饼干……

然后一只手,从一边的小床上蠕动着的被子里伸了出来,径直抓起了地上的某个小零食,然后默默拖了回去。

“芥末味的,我不爱吃。一帆你吃吗?”

“英杰,这个味道不是你挑的吗?”

“是我挑的吗?”

安文逸有点被弄晕了,这是什么情况?

于是安文逸在门口咳嗽了俩下,敲了敲门。

“啊,文逸哥,吃零食吗?”乔一帆从被子里探出一个脑袋,然后高英杰也从旁边探出一个脑袋,“芥末味的。”

“你们这是……?”

“哦,英杰说想看鬼片。”

“所以,你们就这样窝在床上看?”

“嗯。”乔一帆很乖的点点头,“椅子太冷了,窝在床上比较舒服”

“嗯。”高英杰很乖的点点头,“我们脱了外套,凑在一起比较暖和。”

“嗯。”乔一帆很乖的给高英杰掖被子,“盖好了,别着凉了。”

“嗯。”高英杰很乖的把自己蒙起来了,“一帆你也盖好,黑黑的,比较有氛围。”

“……”

安文逸觉得这俩活宝简直是天才。估计那个“疼”也大概是乔一帆拿零食的时候给压着人微草小太子了。

不过其实俩人也就是在独处的时候比较闹腾,平时乔一帆和高英杰还是很克制的。

安文逸又想到之前赛后的记者招待会。

走廊里,微草和兴欣迎面相遇,高英杰忽然拉了下乔一帆的袖子。

然后等乔一帆回头时,高英杰已经继续跟在他们队长身后了,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然后,乔一帆问安文逸吃不吃糖,安文逸看了一眼他手上——呵,榴莲味的。


笑了一会儿,高英杰问乔一帆,“几点的车?”

“晚上8:30的。”

“那么晚啊。”

“嗯。有点晚。”

“为什么不坐飞机?”

“忽然想做火车了。”

安文逸看到乔一帆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他记得这有说谎的嫌隙。

“一帆,你没事吧?”

“呵呵,英杰,我会有什么事啊,你别担心了。”

“嗯。”

“听说微草那边还没有放假啊?”

“嗯,还没有。这次微草的排名不太好,战队这边比较紧张,大概是想多花点时间练习磨合。”高英杰回答得很诚实,一点都没有因为乔一帆是兴欣的而有所保留。

“嗯。”乔一帆只是应答着,不过已没有什么开心的样子。

“一帆,”高英杰忽然叫了他的名字,声音很轻柔,语气很小心,“对不起。”

“啊……这个”面对高英杰的道歉,乔一帆有些无奈的笑了下,“英杰,为什么要道歉呢?”

“我……”

“是因为比赛吗?”

还没等高英杰说完,乔一帆却是打断了他的话。

“英杰,你最后做的很好不是吗?也完成了你去年的那个承诺了。你最后打得真的很漂亮啊,那是你的新打法吗?”

“嗯,最近有在研究那些,不过具体的我不能说。”高英杰的声音听上去依旧有些黯淡。

“你全力以赴了,我也竭尽全力了,所以没有什么好道歉的。”

乔一帆的对着电话那头这么说着,然后他觉得很神奇,他劝不动自己的话却被他拿来劝英杰,“其实我挺开心的,能成为英杰的‘实验对象’。”

然后他听到对方好像是笑了下,“嗯”。

他们又聊了一会儿,高英杰就不得不又去训练室了,挂电话的时候,乔一帆问他:“到时候来接我吗?”

高英杰说,“好啊,等你回来。”

乔一帆和安文逸到了火车站,俩人又是寒暄了几句然后道了别,拿着自己的行李往自己的站台走。

等乔一帆上了火车,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把行李放好,他又感觉有点困了。

他想到了之前在车子上做的那个梦,叶前辈说,“还没到回去的时候”,然后第十赛季,兴欣拿了冠军,然后叶前辈就回家了。

第十一赛季的兴欣队伍,少了叶修。

大家个人的实力其实都有在上升,但团队整体的实力却是下滑得厉害。

常规赛的最后一场,兴欣主场对战微草,直到团队赛前,兴欣还是利用着自身条件以小分优势领先着的。

而团队赛,至关重要的团队赛,在一片微草的谋划与兴欣的诱骗中,赛程逐渐接近尾声。

残血的一寸灰看着对面被炸得只剩一层血皮的木恩,感到有些棘手。

兴欣原先的打算并不是这样的,原本的一寸灰是准备吸引火力好给沐雨橙风制造抢杀王不留行的机会,然而木恩却假装追着一寸灰恋恋不舍的样子,然后和王不留行配合着集火了沐雨橙风。

虽然沐雨橙风最后的炮火,用一种毋庸置疑的强硬将王不留行一炮轰离了“赛场”,还沿途炸了木恩一波伤害,但是最后自己也不堪其扰的香消玉殒了。

最后的赛场上,只剩下了木恩和一寸灰,乔一帆和高英杰又一次对峙。

乔一帆看着高英杰的木恩那一层血皮,他觉得还是有机会的。虽然事实上一个团队辅助对上一个优质的DPS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机会了,但是乔一帆还是不会不能不愿意放弃。

一寸灰和木恩之间的距离很微妙。

对乔一帆而言,这个距离,阵鬼的攻击放不到,一般的鬼阵也吟唱不起来。最多也就是凝一个刀阵,然后给自己加了些智力之后和魔道学者近身肉搏吗?

对高英杰而言,这个距离,是差不多刚好的,即使自己只有一层血皮,对方还有比他多些的血量,但似乎自己的胜算会更大一些,而这些其实都是与之前的战队的战术讨论算是相统一的了,换而言之,这是战队的大家竭力创造出的机会。

乔一帆和高英杰都没有什么犹豫的,一寸灰和木恩在一瞬间就做出了选择,当木恩的璇舞着扫把,将魔法攻击落在一寸灰的周身时,一寸灰踏过岩浆,毫不犹豫的攻向了木恩。

两个角色几乎是同一时间被清空了血槽,一起倒在了地上,但是作为当事人的两只却清楚的知晓着,是一寸灰先一步去了,木恩赢了,高英杰赢了,微草赢了。

乔一帆身上是一层汗,他的屏幕已经灰白,但他还记得最后那一段,高英杰的打法,不是王队的打法,也不是其他谁的打法,如果真要说,大概是高英杰的打法,新的打法。

乔一帆的手还紧紧窝着鼠标,没有放开。

如果不是现在这个场景,他大概也会为好友的新打法感到开心喜悦,只是现在……他输了,一寸灰输了,兴欣输了。

兴欣,失去了进入季后赛的入场券。

是的,作为第十赛季的冠军队,兴欣在第十一赛季甚至连季后赛都没有能入围。

其实早在之前的几次记者采访时就有着一些不太礼貌的记者提出过各种刁钻古怪的问题,乔一帆也在一个冷门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名字很直接《叶神退役,兴欣荣光不再》。

乔一帆的手还握着鼠标,姿势都和之前都没什么变化,然后他忽然觉得有点累了,他忽然想好好睡一觉,然后他听到有人敲门,他看到大家在外面等着他,然后他有点酸,他对自己说,“走吧,回去吧。”

乔一帆好久都没有能好好睡觉了,因为他总有一些不安,叶修的忽然退役对外界来说或许是兴欣的一个谈资,一个不负责的做法,不过这件事对于乔一帆,对于兴欣的每一个人,或许都有不一样的看法。

沐橙姐说,她一定会带领兴欣再次拿下冠军。

魏前辈表示,谁说叶修走了,他的烟还在呢。

方锐哥满不在乎,没关系,点心大大还在呢。

唐柔姐说,一挑三,还有个人赛首擂我照单全收。

包子哥接手了君莫笑,老大的卡以后就跟着我混了。

罗辑拿着小本本,荣耀知识还有很多我不了解的,我不会只有一个“拆迁流”。

安文逸看了看小手冰凉。

莫凡做完基础训练开着小号继续去荣耀拾荒。

乔一帆想了想,他大概是觉得很感激,起初是对叶前辈,后来是对兴欣。即使现在叶前辈离开了,但是他依旧要加倍努力,不辜负曾经被温柔的对待过。

乔一帆永远记得,是叶前辈接纳了他,是兴欣收留了他,这一点,永远不会变,永远不会磨灭。

乔一帆大概是有些困了,然后他想到之前和英杰约好了,等到了,英杰答应去接他,他就觉得有点开心起来了。

等风过了,等梦醒了,又会是新的一天,新的开始。

回家了,一帆。


评论(2)
热度(103)

© Kol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