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可列塔,忙于毕设自闭人口。
一个专注于渣画与渣文以及孩子们的家伙。
沦陷于第五人格,执着于画手书和做视频。重度cp洁癖,总是很迷。

Kolita

凝霜 番外2 醉

*还是霜华谷的乔与高
*一场安静而平和的闹剧
*本想开车,但总觉得氛围不对,所以依旧是清水的只剩下水了。

高英杰只觉察自己的皮肤有些异样的热,像是在发烧,烫得灼人。

也不知是被谁搀扶着。

只是,即使没了力气,他也不想麻烦着别人。

耳边的喧闹渐渐消散了去,那人扶着自己在风里走着。

去哪里?

高英杰模模糊糊的记起,自己刚才在参加一个宴会。

现在又是在做什么?

他挣脱开搀扶着自己的手,步伐有些踉跄,身形不稳,被摇晃了的脑袋传出一种沉闷的钝痛

他听到身边那人的一声惊诧,唤他的名字,但他只觉得困倦,也听不清楚。

热度从耳根一点点扩散而开,宛如蚕食般将他覆裹吞没。

他闭上了眸,呼吸也如睡着般变得平缓柔和。

他知道,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朦胧恍惚了,夜里的风窜进他的衣袖,游走在他的皮肤之上,篡夺着体表的温度。

他应该要觉得凉的,只是感官都是相对着的。他的身体太过于暖和,对冷的麻木反而繁衍出隐约而细致的安逸感觉。

呼吸声在空旷寂静的院落中显得突兀,不安,异样的潮红也消融在夜色里。

好暖和。

他的皮肤并不像他感受得那般红艳,也不如他想得那般灼人,只是他觉得暖,觉得烫,觉得炙热。

似乎是酒意留人睡,他是困倦,却忍不住警觉。

他不住的找寻,能将那扰人的热度牵引的……

他的皮肤上绽开了一片冰凉,在他昏沉的意识中,宛如黑暗中坠落的冰珠,溅开无数道晶莹纤细的纹路,

他把那人的手抓了住,没去理会那人的犹豫,那人指间的凉薄攀附上他发烫的脸颊。

那人的身上有熟悉的味道,即使意识是模糊,他也能够辨识得出。

“一帆……”

他闭上眼睛。

凉意是突兀,格格不入却又生出一种虚妄的真实,好似找到了归属。

那热度已有些消退,他觉得自己或许片刻就会清醒过来,可他又希望这梦不要醒来,他能一直这般拥有着那人……

乔一帆看着面前的高英杰,他像个小孩子一样,拉过他的手,像是小心的捧着一个玩具。

乔一帆看着高英杰,明明是孩童般的举措,却满是惆怅地模样。

乔一帆用另一只手小心的去触高英杰的眉。

高英杰生得很俊俏,不是特别硬朗但也不纤细,是恰到好处的。

那是他爱慕了十年的人,怎能不俊俏呢。

可他爱慕了十年,却从不敢表露出任何,怕那人察觉,亦怕那人厌恶。

明明是挚友,自己却对他有着非分之想,这是不对的吧。

他们都说,自己得以被他相中,留在他身旁,是几世修来的好运。

自己配不上他,自己怎会不知?

英杰与他身份悬殊,他怎会不知。

他只是乔一帆,一无所有的乔一帆,碌碌无为的乔一帆,却贪婪地妄想要留在他身边的乔一帆。

乔一帆的手指轻巧的勾勒着高英杰的轮廓,然后高英杰睁开了眸,目光迷离,朦胧间像蒙着一层雾气,润泽却无焦点。

高英杰的面颊上有些红,微醺后的灼热感还尚未退却,他的唇色本是偏淡的,但此时却也染上一层淡红,像是要说什么,但乔一帆并没有听清。

然后,高英杰放开了乔一帆原先的手,又捉住了他“作乱”的手。

高英杰将乔一帆的手捧到了耳边,揉捏着,像是在玩弄。

乔一帆触到了高英杰的耳廓,他感到那人似乎小小的颤抖了一下,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可能是吓着了。

乔一帆的手指没入高英杰的发间,如往日梳理一般,解下了他发间的缎带。

墨色的发丝被撩拨得凌乱,落在高英杰的肩头,衬着他披覆着月色的皎洁的仙袍。

耳间的翠绿色玉饰在月色下零星的散落着玲珑的光色,月华落在他的眼睫上晕开一层模糊而淡雅的清冷辉芒。

那人的神色是清雅,淡淡的看着他柔和的笑,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的。

乔一帆将发带缠在高英杰莹白的手腕,把人的衣衫理了理,柔声道,“英杰,你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

乔一帆看到高英杰只是看着他,似有些迷惑不解,又像是什么都清楚的知晓着。

那般直接的,不偏不倚的。

乔一帆不由得觉得脸上也有些烧。

曾几何时,他遐想,不再会有人介怀他的存在,也不再会有人阻挠他陪伴在他的身边。

乔一帆忽然有一些唐突的想法,他忽然的有些想拥抱高英杰。

虽然他知道这或许不合规矩,是乘人之危也是自欺欺人。

忐忑而惶恐。

他用手去触碰那人的腰际,他感觉那人是愣了一下,但并没有推开他,没有拒绝他。

他知道此时的高英杰怕是没什么意识了,然后他嘲笑起自己的懦弱。

他还是环住了高英杰,俩人间的距离被填塞了。他能感受到高英杰单薄的衣衫下皮肤的炙热,还有埋在他颈间的呼吸。

乔一帆不知道自己就这样拥着他抱了多久,或许多久都不足够。

他触摸到高英杰的发,如绸般顺直的发,然后隔着高英杰单薄的衣衫,他触摸到他的脊柱。

高英杰是偏瘦的,不是那种纤细孱弱的瘦,而是一种凝练的美感。

他的轮廓是分明。自然,凝实,优雅的弧度。他的肤如凝脂,不病态,而是润泽的,仿佛一件浑然天成的白玉,洁净无暇。

乔一帆看着高英杰,他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心绪,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的脑海中会出现那般的荒唐念头。

他想要亲吻他,亲吻他柔软的唇,亲吻他微醺的脸颊,亲吻他精致的锁骨,然后,一层层的褪下他的衣衫,细细的梳理他的发,欣赏他,品尝他,占有他的每一寸。

乔一帆对自己羞耻而罪恶的想法感到厌弃。

高英杰是他青梅竹马的挚友,是他爱慕的人,是与他同样的男子。

而他,竟对自己的挚友动了情,还有着那般龌龊肮脏的念头。

他把手放了开,像是逃窜,他退到了几步之外的林间。月光透过枝杈,落在他的身上,变成斑驳的阴影,像是掩盖他的罪行,却是欲盖弥彰,大概是嘲笑他的心思如这般阴霾。

高英杰还站在庭院间,站在月光下,清冷的辉芒模糊着他的轮廓。

乔一帆觉得,那是光芒,是星月,是他一生都无法忘却的。

高英杰的呼吸浅淡,发丝披拂,毫无防备。

乔一帆只觉得后悔,他后悔自己做过的鲁莽之事,那般利用,强迫了他。

“英杰,对不起”

乔一帆终于从树影间走回至光下,他与高英杰道着歉,但高英杰是真的睡着了,想必更是不会应答了。

然后乔一帆带着一些苦笑,他去牵高英杰的手,“英杰,不要在这里睡,会着凉的,我送你回去。”










评论
热度(23)

© Kol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