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可列塔,忙于毕设自闭人口。
一个专注于渣画与渣文以及孩子们的家伙。
沦陷于第五人格,执着于画手书和做视频。重度cp洁癖,总是很迷。

Kolita

【第五人格/杰克中心】杰克的庄园观察日记(4)

*正剧向杰克中心
*大多为杰克第一人称视角吧
*根据真实对局和人物故事改编
*今天杰克也没找到自己的小奈布

NO.4 宴会

“一个空军,一个小帽子,一个幸运儿……”裘克先生仔细的数着刚完结的“游戏”,忽然变得生气得吵闹起来,“律师跑了!”

“跑了。”班恩先生没有反驳他,反而是应和了他。

“厂长先生应该很生气吧!居然是律师!”

“或许吧”班恩先生眯着眼睛看着裘克先生,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低下了头,“反正还会回来了的,没有人能真正的离开。”

“哼╯^╰”

裘克先生看上去很生气,像是没有要到糖果的孩子在无理取闹一样,班恩先生看上去却很冷静,冷静的让人捉摸不透。

“杰克先生,你知道为什么没有人离开吗?”

裘克先生忽然向我问话,我只能笑笑,摇摇头。

“嘻呷呷呷呷,我也不知道。”裘克先生像是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自顾自的笑起来了,“但是‘离开’的人总是会回来,忘记一切,或者换个身份。”

忘记一切……换个身份……

裘克先生的话似乎另有深意,但我却并不愿意多想下去,似乎是一种危险和害怕。

似乎是看到我沉默的样子,裘克先生又开口
“嘻呷呷呷呷,杰克先生,不用在意我的话。”

“哐当”从侧边的墙边发出不太好的声响,似乎是坚硬的物体撞击了墙面。

“哦!厂长先生果然很郁闷。”

裘克先生似乎已经司空见惯,班恩先生也只是点点头,他们望向声音的源头,宴会厅的红色大门。

厂长先生正拿着他的鲨鱼玩具走进来,他的衣服有些脏,可能是“游戏”的缘故。

“晚上好,先生们。”厂长把玩具放在自己的位子上,落座在了桌子边。

“晚上好,厂长~”这个是裘克先生。

“好。”这个是班恩先生。

“晚上好。”我也礼貌的回复。

“晚上好,杰克先生。”厂长把脸上的绷带拆了下来,他的脸上净是伤痕,刀伤和灼伤混杂。

我好奇是什么样的经历创造了如此刻骨铭心的伤,但我问不出口。肆意揭开别人的伤口只为满足自己的私欲是卑劣的。

“杰克先生,您可以称呼我为里奥。”

还没有等厂长先生说完,裘克先生却急着抢话,“杰克先生,你听说过这个名字吗?”

现在的我就像是失忆了,不记得的事情太多了,即使以前真的有映像,现在估计也不会记得的了。我只能礼貌的微笑着摇了摇头。

“杰克,开膛手杰克。里奥,灰烬里奥。真好呢,都是有名的人。”裘克先生看上去像是孩子气的耍性子。

“小丑,去看看今天吃什么。”班恩先生开口打断了裘克先生的话。

“不用看了,一定是鹿肉。”裘克先生被打断,有点生气,咬牙切齿的说到。

“那甜点一定是小丑派。”班恩先生一反常态的搭了话,几句讽刺的意味反而让人觉得有趣。

裘克先生气鼓鼓的走向了一侧的门,班恩先生在他的身后补充,“一口一个。”

“╯^╰榆木脑袋!”

我隔着面具,抿嘴笑着,却听到身边真的有“呵呵呵”的笑声,朝着笑声望去,看到的是里奥先生。

里奥先生看上去很安逸而可靠,虽然他的外表有些许可怖,但我想,能那样爽朗的笑着的人,以前应该是很好的人吧。

以前……

“这真不像你啊”

耳边又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但脑海中出现的画面,却只是天空……树林环绕着的淡蓝色的天空。

“杰克先生,杰克先生”

忽然的,天空里出现裘克先生的笑脸……哦,不是,是面前出现的,不知觉间,桌面上竟然摆满了食物与甜品。

“呵,我走神了。”

“是的,杰克先生。”

厂长先生给自己满上了满满的一杯气泡酒向我举杯,裘克先生笑着问我,“杰克先生,你要红葡萄酒吗?”

“庆祝杰克先生的到来。”厂长先生举杯向我致意。

靠得最近的裘克先生和我碰了杯,将蜜色的果汁一饮而尽,班恩先生向我点点头,算是表示了问候。

我注意到,班恩先生的杯子,似乎只是白水。

“榆木脑袋不能喝酒,会发酵的。”裘克先生说着不着边际的玩笑,把自己逗乐了。

“抱歉杰克先生,我不喝酒”

“班恩先生,不用道歉,这是每个人的个性。”

“哈哈哈,大家都不用这么严肃了,既然都聚在了,就好好的享受吧。”

“好的,里奥先生”
“当然啦!!!”
“嗯”

厂长先生真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亲切而开朗,很有担当,可靠的样子。有他在的地方,有一种淡淡的温馨感,这种感觉很陌生,但并不坏,莫名的安逸,就像是一切都能包容。

监管者吗?

忽然觉得还可以接受了。

评论
热度(5)

© Kol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