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可列塔,忙于毕设自闭人口。
一个专注于渣画与渣文以及孩子们的家伙。
沦陷于第五人格,执着于画手书和做视频。重度cp洁癖,总是很迷。

Kolita

【第五人格/杰克中心】杰克的庄园观察日记(6)

*正剧向杰克中心 cp杰佣 裘医 园医
*大多为杰克第一人称视角吧
*根据真实对局和人物故事改编
*今天的杰克终于见到小奈布了

No.6 礼物(上)

“咳咳……”

“吱咔——”

“咳咳咳……”

红色的漆柜,戛然而止的脚步,我不得不暂停的旋律。

他压抑着的呼吸,透过微小的缝隙。

我眯起眼睛,欣赏我的客人慌乱的神情。

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Bangbangbangbang——bangbang!”

适时的提醒迷路的客人是待客的礼节,我打开柜子——找到你了!

他呜咽着往角落蜷缩,我照着这个游戏的规则,给他绑上气球。

他一边呻吟一边挣扎着,反抗吗?

反抗,你还有力气反抗吗?

反抗,可是会被杀掉的。

不反抗,也会。

“嗯哼——嗯嗯——”

我并不急着把他放到椅子上,要好好享受我的礼物,毕竟时间还很长。

“已经没有别人了,只有我和你,开心吗,小奈布。”

他挣扎着,就像要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从气球上掉了下来。他捂着自己的伤口,用尽最后的力气,借着一堵墙,再次把自己推远。

“哈~啊”真是美好的游戏。

带面具的脸微微扬起,视线透过手指的缝隙,观察到他仓惶的背影,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个弧度。

逃吧,逃吧,你现在就尽力的逃吧。

你真的以为你能逃出去吗?

逃到哪里去比较好呢?

无论多少次,我都会把你打趴在地上。

“致杰克先生:

许久不见,近日安好。

非常抱歉,杰克先生,您专属的‘游乐园’我们还未能竣工,不过我并不希望因此打扰您的好心情。

我想通过这几日的观摩,您对我们的宴会与游戏产生了不少的了解与兴趣,那么您是否愿意屈尊尝试一下呢?

我们特意为您准备了一个特殊的礼物,希望您会喜欢。

您有自己独特的待客之道,我们期待您精彩绝伦的演出。”

这封信被放在桌子上,我的,宴会厅的座位上。

当我拿起这封信,裘克先生却比我更为兴奋。

“杰克,是邀请函吗?”

透过熟悉的信封,我眯起眼睛。

“快打开,杰克。”裘克先生真是个急性子。

“打开吧,杰克先生。”里奥先生似乎也很在意。

我看见班恩先生,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是目光一直盯着我手上的信封,就像是在看猎物。对上我的目光后,他尴尬的偏过头去。

“好吧,先生们。”

勾起的嘴角,心情不错,回应别人的请求,是一种礼仪。

“特殊的礼物?”厂长先生似乎有兴趣。

“Surprise!”裘克先生似乎只是想惊呼。

“是什么,杰克先生?”连班恩先生也好奇吗?

“谁知道呢~”

从信封里掉落出一个铁片,似乎是个铭牌,有些许斑驳。上面的名字……

奈布?
奈布 萨贝达

真是奇怪的名字,不过并不讨厌。

奈布,哈啊~小奈布。

我有预感,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医生,园丁,慈善家,还有那个带着帽子的家伙。

我坐在大厅里,透过一面双面镜,看着另一个房间的“客人们”

绿色的连帽衫,遮住了大部分头发。

还是个小孩子吗?

佣兵?

呵,和他的样貌不想符吧,不过无所谓~

都只是猎物而已!

“艾玛小姐,快走。监管者要来了。”那个声音听上去并不太紧张,反而冷静得与他年轻的声线不相符合。

“不行!我一定要把这个椅子拆掉!它不适合在这里,我们不适合在这里!”

“艾玛小姐,你一定要这么做吗?”

“佣兵先生……”

“叫我奈布吧,艾玛小姐。”

他的声音似乎带着点温柔,下一秒,一个绿色的身影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带着赤色的流光,从我的面前飞掠而过。

“来追我呀,先生。你的目标是我吧。”

虽然只是一瞬,我看到那个佣兵,嘴角带着温馨的笑,被别人需要吗?

牺牲自己来换取别人的安逸啊。

该说你勇敢还是幼稚呢。

自信?不仅仅是逞强而已吧。

我勾起嘴角,将身形隐匿于雾气之中,哼着的曲调和自由的舞步。

不远处的小佣兵停了下来,他停的有些突然,像是在供给体力所以不得不停下来休整,越来越靠近,能听到他急促的喘息声。

他向身后望着,似乎是在寻找我的方位。

“啊~”那还真是抱歉啊。

“哗啦——”

利爪撕扯开布料,鲜血在我指间的刀刃上流淌。

“当当——”

“哈啊~”多么令人怀念的味道,血的味道,让人兴奋。

小佣兵没有迟疑,他再次爆发出了强大的推进力,他的身形快速冲向远处。

呵呵,有趣……

会反抗的猎物才更有趣。

跑啊,跑呀,继续跑啊。

他的心跳狂乱的跳动着,我能感受到他的颤抖。

在一个木板前,他颤抖着蜷缩在木板后,他看不见我,但我却看得很清楚。

他的心跳声越来越急促,想要用木板砸我吗?

可惜……

晚!了!一!点!啊!

“唔——!!”

“哈啊~”

“很痛苦吧,明明都受伤了啊。”

我的语气,几分嘲弄,伪装者的模样。

他俯跪在地上,抬头看着我。他的目光,已没有之前对待园丁的温柔,那目光寒冷而空洞,就像是什么都看不见。

“怎么不逃了呢?”

“哈啊~皮断腿了吗?”

我拎起他的左手,把气球绑在他的身上,他在痛苦的挣扎,那呻吟声令人愉悦。

游戏的规则,我不能用刀进入他的身体,但是……

“呵呵~”

“哈啊——!”

“隐忍的真辛苦啊,终于坐上椅子了,开心吗?”

小佣兵被重重的摔在狂欢之椅上,等待,只是为了愈加嘲弄。

伤口很疼吧,他撇过头去,咬着疼的发白的下唇。

“你在等什么?”

“他们会来救你?”

“哈啊,会有自己靠近危险的家伙吗?”

“啊~我忘记了,面前不就有一个吗?”

“作为英雄的滋味怎么样?”

“你救了可爱的园丁小姐呢~开心吗?”

“哼哼哼……”难以抑制的笑,压低的声线。

“好好在椅子上吧。”

看着吧,你所守护的东西,是多么的轻易而不堪一击。

远处的乌鸦变得躁动。

那个方向,有人过来了啊

我看了看椅子上的小佣兵,他的嘴角挂起了一个嘲讽的笑。

“怎么了,先生,不过去吗?”

“害怕我被救走吗?”

“您还真是不自信啊。”

我挥舞的刀刃在他的面前掀起一阵雾气,他恐惧的闭上了眼睛。

冰冷的刀贴着他炽热的脸颊,他的呼吸在刃上凝出白色的雾气,手指挑起他的脸颊。

“如你所愿,小家伙。”

来的人是慈善家。

与其说是慈善家,倒是没有人怀疑他的真实身份?

不过无所谓,猎物只是猎物而已,他们的故事,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要享受杀戮的过程。

“哼嗯嗯哼嗯,嗯嗯,哼嗯。”

哼着熟悉的曲调,我的利爪已经在仓惶翻窗的慈善家身上开了一道鲜血横溢的口子。

[恐惧震慑]

慈善家的手脚很灵活,看得出是经常躲躲藏藏逃跑的类型。

本来或许还要再久一些,才能够弄伤他,不过,他却刻意的折了回来,为的,只是从他口袋中掉落的一株紫色的花。

要送给谁吗?

“哈啊~”

真是美丽的愿望,让我全部揉碎可好?

杀戮是件有趣的事情,这个“鲁莽”的慈善家可能只是个诱饵。

吸引我后反向的牵引,呵,这些狡猾的人类。

我没有理会奈布那边可能发生的事,不过我清楚的知晓着。

先把慈善家挂到椅子上吧,不停地奔波是件有趣的事情,不是吗。

那么,谁能比谁更快呢?

远处的乌鸦发出警报,小奈布被救下来了?

正好,我的传送也是同一个方向呢。

“哈喽,小奈布。”

身形依旧虚幻,但刀已在雾气中形成风刃,朝着脚步密集之处掠去。

奈布没有回头,凭借着他的快速移动酿跄的逃离了,不过医生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哈啊~”失手了啊。

医生笨拙的翻着窗,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和我拉开距离。

真是个没礼貌的行为。

雾气渐渐弥漫,我的身形伴随着舞步,消失在视线里。

二楼有什么?

空洞,隔板,哼哼哼,以为这样就能限制我了吗?

绕过医生仓惶翻下的木板,目光注视着猎物的动向,右边,不好的选择……

真是,遗!憾!啊!

“当当——”

翻转了下自己的手腕,小医生还在试图向二楼逃跑。

哈啊,逃吧,逃呀,快逃吧,没有人能离开。

雾气从地面升腾着,迅速笼罩着整个医院,我的身形消融的同时,脚步也更为迷离。

医生躲在二楼的一块木板后,颤颤巍巍的用针筒给自己打着镇定剂。

镇定剂,不过是心里安慰而已。真正的恐惧,永远都不会消失。

我隔着墙在边缘走动着,这是压迫,也是计谋。

医生被吓得不轻,惊慌失措间把木板翻了下来。

好,很好!

我快速绕过边缘——[恐惧震慑]

熟悉的把气球绕在医生的身上,从二楼跳向地面的距离不算太远,真是个好椅子,在这个地方。

把医生放到狂欢之椅上,她挣扎着,恐惧的眼神望向逐渐消融的我。

不过是诱饵罢了。

那接下来,谁会上钩呢?

“嘟——”

乌鸦的警鸣,这个方向,那个身影蹲在树木与隔箱间,似乎有所犹豫。

“嘟——”

另一个方向,同样的警鸣声。

两个。

“哼哼哼”我笑着,心情很好。

再不快一点的话,医生就要被送走了啊~

先出手的是小奈布,他不偏不倚的朝着椅子的方向跑来,随后碰撞了一下边缘的栏杆,艳丽的赤色轨迹,“皮尔森先生,快!”

躲在一边的慈善家,像是听到行动的代号,飞快的冲向了狂欢之椅。

我知道,这时候或许是该让慈善家得到教训,可是我的内心油然而生的无名的焦躁,却不由自主的划出一道风刃,落在那个仓惶奔跑着的身影。

“你就这么喜欢当英雄吗——奈布 萨贝达。”

他的身形微微停滞了一下,没有回头,没有辩驳,只有逃跑,只能逃跑。

“哈啊~是该去找小医生了。”

我的目光流转,那个方向,小木屋。

红与黑交错而斑驳,医生还没有明白便被我的刀刃扇倒在地。

或许对于女性应该温柔一些?

在说什么啊,我可是杰克,开膛手杰克。

把医生放到椅子上的那一刹那,她惊恐的眼神,声嘶力竭的呼喊,伴随着狂欢之椅盛开的烟花,旋转着飞上了天。

忽然间,世界似乎变得有些安静,不过我知道,很快就会热闹起来了。

评论
热度(9)

© Kol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