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可列塔,忙于毕设自闭人口。
一个专注于渣画与渣文以及孩子们的家伙。
沦陷于第五人格,执着于画手书和做视频。重度cp洁癖,总是很迷。

Kolita

【第五人格/杰克中心】杰克的庄园观察日记(7)

*正剧向杰克中心 cp杰佣

No.7 礼物(中)

园丁的椅子拆得很有特色,沿着医院的一侧持续的爆点,想让我不在意都难。

忽视客人的邀请可不是主人的礼仪。

虽然园丁并不是现在最好的选择,但在寻找慈善家的过程里顺路探望一下这位忙碌的客人,也是不错的。

“啊——”

伴随着一声尖叫,园丁小姐应声倒地。把气球还算熟练的缠绕在她的身上,却并没有找到适合的椅子。

不爱惜公物的客人真是令人烦恼。

我解开气球,园丁在地上艰难的挪动着,时不时停下来回头看向我,似乎有着其他的打算。

小佣兵会来救她吗?

救他小心翼翼保护过的园丁小姐。

我并不想守着客人,这不礼貌,但不挂上椅子的话,回庄园的路途又太漫长。

还有那个慈善家,两人要继续一起上演拙劣的把戏吗?

小佣兵的身体该到极限了吧,继续从我的手指下逃脱,有趣的,猎物。

奈布的确出现了,不过先出现的,是一瘸一拐的慈善家。

慈善家毫无逻辑的冲向园丁,就像是疯了

利爪撕扯向他的那一刹那,他还在奔跑,他的身影在空气中消融成碎末。

假象?

他的身影出现在不远的地方,他的腿已经折了,却似乎并没有改变任何,他就那么一瘸一拐着去牵起园丁的手。

“快走。”
“快走。”

我的身形在雾气中消弭,我的脚步紧紧的跟随着俩人。

“皮尔森先生!”园丁无助奔跑着,回头的时候,满脸的惊慌。

“砰——”

我的刀刃正挥向慈善家,却被忽然窜出的佣兵挡了个正着。

闪烁的绿色身影,赤色的轨迹,痛苦的呜咽着,再一次,跪在我的面前。

“奈布!!”

不顾园丁的惊呼,慈善家抓着她的手,将她带远了。园丁似乎还有些挣扎,不住的朝着这边的方向回头看。

“快走!”奈布依旧跪在地上,似乎刚才的举动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喃喃着,居然还在笑。

“哼哼哼……”我的掌声参和着笑,“我的小奈布,迫不及待的登场了吗?”

“不错的出场,不是吗?”奈布从地面抬起的视线毫不畏惧地对上了我,邪气的嘴角上扬,还装模作样的冲着我吹了个口哨,仿佛被捉住的不是他,而是我。

“哈啊——”

指间的刀掀起的风压,逼迫着他将视线挪开。

我的手指遮挡住的侧脸,陷入短暂的黑暗。

黑暗,安静而美好,剥离不该有的情绪。

小佣兵额角的虚汗,掩藏在他绿色的帽子下,顺着他的脸颊滑落。故作的轻松,不过是他隐藏自己恐惧的方式。

为了别人牺牲着自己,一味的救别人,然后谁又会来救你?

或许我永远也不会明白这一点……

就像我不会明白,为什么自己从不曾能得到救赎……

习惯于黑暗的人——不喜欢光明。

“小佣兵~我改变主意了。”

嘴角勾起一抹无端的笑意,我擦过他的肩,慢慢消融在雾气中。

这个世界,没有神,也不会有救世主……

他似乎一直注视着我离开的方向,就这样看着好了,看我如何把你所守护的都摧毁。

情绪,节奏,礼仪这是最重要的。

是谁说的重要呢?

耳边的嗡鸣让我逐渐靠近着猎物,这一次,可不会再有人来救你们了。

“皮尔森先生,奈布是我们的朋友!!”

“伍兹小姐,你要拒绝克利切吗?”

“我们不能放弃他!他……他……他刚才救了我们。”园丁的声音呜咽,要哭了吗。

“不,伍兹小姐,是克利切救了你。忘记那个新来的小男孩,也别再碰那些该死椅子了……”

“不!皮尔森先生!”

园丁挣脱开慈善家的手,却又被慈善家狠狠地抓住了。

“伍兹小姐,你应该相信克利切!你怎么不明白,如果就这样回去,一切都完了!”

“皮尔森先生,我不能,我不能放任奈布一个人。”

“艾玛,相信我,相信克利切,好吗?你去解那些该死的密码机,我会去救那个叫奈布小男孩。”

“真的吗,皮尔森先生?!”

“嗯,我会的,艾玛。乖乖躲好,等我回来。”

从二楼的台阶,落下来一个轻盈的身影,他的步履有些蹒跚,是慈善家。

看来,慈善家打算去救佣兵,那在此之前,我会好好替他陪园丁小姐玩的。

“踢踏——踢踏——”

整个医院很安静,能听见的只有我的脚步声,园丁小姐躲在哪里。

我眯起眼睛,能听到她的呼吸声,在这堵墙之后,在木板后。

我故意背过身去,仿佛要离开,然后顺利的绕过木板,她似乎有所察觉,快速翻下木板。

真遗憾,在错误的方向呢。

在她的头上狠狠地敲击了一下。

砸人,就要有被砸的觉悟。

园丁小姐恐惧地往一边的空隙爬着,却被我扣住了手腕又丢了回来。

“先……先生。”

“您的身上有玫瑰花的味道。”

园丁盯着地面的方向,不知道再谋划着什么。

“我是园丁,您的玫瑰花看上去很漂亮。”

“谢谢。”

向夸赞自己的人表示感谢是一种礼貌。

园丁看着我又痛苦的抱着头,她所做的,都只是为了拖延时间。

“先生,您杀了艾米丽!”

“或许吧。”

“先生,您为什么会参加这个游戏?”

园丁继续找寻着话题来吸引我的注意。

我偏过头,看着园丁,就像看到一只宠物在面前舞蹈,即使我不喜欢女性,但对女士谦和是绅士的修养。

“那,亲爱的小姐,请你告诉我,你又是为什么来到这里呢?”

“我的天使,我的艾米丽,先生,是你毁了这一切,我已经……我已经……”

园丁在我的面前泣不成声,但我只是注视着远处的方向,那里,慈善家救下了小佣兵。

“园丁小姐,你的时间到了。”

我将她再次绑上气球,她在空气中不断挣扎着。
我牵着她从二楼的断层跳下,把她带往了心仪的地下室。

你很喜欢狂欢之椅吗?那你一定很喜欢地下室吧。
这简直就是为你而准备的vip房,呵呵呵,好好享受吧。

评论
热度(9)

© Kolita | Powered by LOFTER